正文部分

”普萨提克元老的事情让他大受打击

聂让别无选择,一声凄厉的嚎叫响起,聂让变身他的身后一对巨大的蝠翼下面还有一对很小的蝠翼在不经意的扇动着,尖利的獠牙深深的刺进了自己的战友的脖子,贝克尔叹了一口气,沉重的闭上了双眼!当聂让再一次抬起头的时候,他轻轻放下的,是皮亚提的尸体!在一刹那巨大的能量涌入他的身体,鼓胀的力量在身体里面充斥,聂让浑身欲裂,保增的能量找不到突破口,只在他的身体里来回的冲撞,能量的速度惊人,眨眼之间已经在他的身体里来回冲撞了几十次,在菩萨提克走到他的身前的一刹那,聂让突然浑身一颤,暴走的能量终于找到了突破口,他身后那一对小的可以忽略的蝠翼猛然之间增大,聂让体内的能量得到了发泄,他此刻浑身舒坦,身后的蝠翼上,竟然描上了两道金边!聂让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这是战友们的牺牲换来的强大能力,黑暗之神已经允许他使用黑暗的最高力量。聂让不再犹豫,双手翻飞,指尖之间弹出一朵朵黑色的火花,但是这一次的火花却和以前的不一样,这些黑色的火焰散发着金属的光泽,仿佛是金色的,但是你仔细看去,还是黑色的!满地的火焰将菩萨提克困入了一片火海,菩萨提克奋力得想要熄灭,但是一切显得是那么的徒劳,火焰顺着他的手臂引着了他的全身,在他的残号声中,聂让仿佛是在自言自语:“以肉食者的生命为牺牲,奉献得来的火焰,怎么会被熄灭?这才是真正的不会熄灭的炼狱黑火!”火焰中菩萨提克已经快要支持不住,就在这时,菩萨提克脚下的地面突然裂开,一道人影冲了出来,抱住菩萨提克狠狠一口咬下了菩萨提克的头!聂让一惊,待到看清来人是谁之后,他大声地叫着:“雷哈格,快出来!他已经死了,你这样多此一举,这火焰我也无法熄灭!”黄胡子壮汉雷哈格哈哈大笑起来:“除了我,谁也不能杀死卡罗琳……”他好像没有听见聂让的话一般,撕扯着菩萨提克的尸体漫步在致命的火焰中,慢慢的和尸体一起化为了灰烬!在修饰一新的船屋里面,聂让透过窄小的窗户朝外看去,太阳即将落山,大厦的影子慢慢的拉长,黑暗即将来临。他合上了今天的报纸,从棺材里做了起来,脖子上一根绳子晃了一下,上面挂着四颗犬牙,那是属于他的战友贝克尔和皮亚提的。聂让漫步在街道上,他的身后跟着一个血族。“大人, 安徽快3开奖网您已经很久没有回卡玛利拉了。”聂让继续走着:“我不想回去。”“新的元老会已经选举, 安徽快3开奖网站新的大法官也上任了。”聂让神色动了一下, 安徽快3开奖结果查询转头问道:“是谁?”“是诺费勒族家族的赖因霍尔。”身后的后辈恭敬的回答。聂让哼了一声, 河北快3继续散布:“是那个丑八怪。”后辈不敢接话,聂让说起来肆无忌惮:“这个家伙还算公正,谁知道呢,本来我以为我了解整个卡玛利拉所有的成员,但是现在看来我错了。”普萨提克元老的事情让他大受打击,在那场战斗之中,他不但失去了亲密的战友、尊敬的大法官,还有更大的打击是,他一直以来所坚守的卡玛利拉道德标杆倒掉了。聂让感慨万千的望望天空,现在他已经能够完全不惧怕阳光了,两位战友的鲜血给了他甚至超越元老们的强大力量,但是这一切,他宁愿没有。“大人。”身后一直跟着的后辈欲言又止;聂让转身看着他:“赛让,你已经跟着我好几天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后辈血族赛让看着聂让缓慢的说:“大人,卡玛利拉的裁决已经下达了……”聂让镇静的问:“什么裁决?”赛让退后一步,将自己和聂让之间的距离,拉大到后辈对长辈之间表示尊敬的距离,才说道:“大人,卡玛利拉认定您有罪,您是否认罪?”聂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念头在心中一闪而过,真相只有一个,可是真相会让整个卡玛利拉信仰崩塌:亲手创建卡玛利拉的元老自己被判了自己制定的六戒律。他在一刹那之间已经做出了选择。他叹了一口气:“你是来执法的?”赛让说道:“大人,我不相信这是您做的,告诉我,新闻资讯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帮您和大法官去说!”聂让摇摇头:“谢谢你赛让,这是我做的,没错。”“不,您一定有什么苦衷的。”赛让固执的坚持着。聂让有些惋惜的说道:“真的很抱歉,让你失望了……”“我不相信!大人,是什么让您不敢说出来,我能感觉到您的顾虑,为什么,难道肉食者也有恐惧吗?”聂让微笑:“你刚刚成为肉食者吧?”赛让点头:“是的,卡玛利拉需要一个人来执法您!”“为什么是你?”“只有我,不会被您杀掉。”聂让叹息了一声:“是呀,你是大法官的孩子,我不会伤害你……”他口中的大法官,仍然指的是卡罗琳大法官。“只要我完成了任务,我就正式成为执法者。”聂让看着他:“所以你一直跟着我。”“可是我不相信是您!”“为什么?”“因为您是卡罗琳大人最信任的执法者,是我的榜样。”聂让做出了决定:“好了,赛让,我和你回去,你会完成第一个任务的,这对你很重要——任何肉食者的第一个任务都很重要,出色的完成它对你将来大有帮助。”“不,我要知道真相,执法者的职务并不重要,我只想知道,究竟是谁,是谁杀死了卡罗琳大人和普萨提克大人!”赛让很固执。“这些已经不重要了,知道这些对你没有好处。相信我,带我回去吧。我用卡罗琳大人对我的信任保证,你还是不要知道得好;就让我最后为卡罗琳大人做些事情吧。”聂让目光诚挚,让赛让无法拒绝他这最后的愿望。“你可以逃走,你的力量无人能及……”赛让的劝说软弱无力。聂让微笑的摇头:“我是执法者,首先要守法。”他内心一片茫然,信仰的倒塌让他觉得一切没有希望,只想求得一个解脱。赛让不再说什么,转身走了,这一次,聂让跟在他的身后。“聂让,您认罪吗?”新上任的大法官、容貌丑陋的赖因菲尔庄严的询问声震荡着整个地下石殿。聂让喟然一叹:“我认罪!”为了整个卡玛利拉,为了整个血族,他在心中对自己说道。“好,你杀死三名执法者,还有尊敬的卡罗琳大法官以及令人无比崇敬的普萨提克大人,我代表血族、代表卡玛利拉宣判你:冰冻之刑,一直到,永远!”聂让好像听着和自己不相干的宣判一样,心中却突然晃过了无数个被自己执法的那些血族的面孔。他转头看看坐在大法官身边的陪审赛让,赛让他们正在退席,经过聂让身边的时候,赛让停了下来,他低着头沉默了一下说道:“对不起,这是我能做到的极限了。”他说完没有停留跟在众人身后离开了,聂让看着他的背影,他走得很快,好像在逃离,聂让叫住了他:“赛让,你没必要内疚!”赛让听了一下,接着更快速的逃走了。审判席慢慢的沉入下一层,浑身缠绕着用狼血淬炼的铁链的聂让,也跟着一起沉入下一层。大法官赖因菲尔叹了一口气:“聂让,你是卡玛利拉有史以来最出色的执法者之一,为什么会这样?”聂让笑了一下,赖因菲尔能这样说,至少证明自己这一次,没有看错人。“大人,您不应该怀疑法律的公正。”聂让提醒他,赖因菲尔有些惋惜的一挥手:“执刑!”两名血族过来把聂让架起来,旁边有一块巨大的黑色石头。另外几名血族把石头的上半部分抬起来,石头中央雕成了空心,正好是一个人的形状。他们把聂让放了进去,接着压上了上半部分的石块。“放入石棺。”四名血族抬起那巨大的黑色石块,放进了一口巨大的石头棺材里面,接着盖上了棺盖。十三名血族的法师走过来,每人伸出一只手,石棺上有十三个恶魔头颅,十三名法师每人握住一个,咒语声响起了,黑暗的力量突然澎湃冲击着空气,石棺上闪起一阵耀眼的蓝光,十三个人缩回自己的手,石棺外表已经结上了一层淡淡的白霜。赖因菲尔叹息了一声说道:“明天就启程,把他运到南极冰冻监狱。”他摇摇头,看了石棺一眼慢慢的走出地下石殿。

  一、双色球第2020039期奖号为:02、09、10、11、16、29   02。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吉林11选5

Powered by 浙江20选5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